image
:::

混農林業咖啡 實踐多樣性的森林生態

作者 : 上前万由子 / 發佈日期 : 2016/11/03

【記者 上前 万由子/台中報導】

 

去年10月中國時報報導,據海關統計顯示,2014年前8月包含未烘培的生豆、已烘培之熟豆的咖啡豆,進口量達1.55萬噸,與民國97年金融海嘯時前8月進口量8220噸比較,同期成長率89%,幾近翻倍。也許有些人每天手上拿著咖啡上班上學。便利商店、速食店、連鎖咖啡店或是台中街上的許許多多之咖啡專賣店,現在到處都可以買得到咖啡。但每個咖啡豆有來自不同的地方,而有不同味道與香味,還有不同故事。

象仔書屋親自手工烘培的菲律賓pacso村混農林業咖啡豆(攝影/上前万由子)

象仔書屋親自手工烘培的菲律賓pacso村混農林業咖啡豆(攝影/上前万由子)

在於台中市西屯區,一處安靜的住宅區中的「象仔書屋」,是今年五月開幕的一間以閱讀空間為主設計的咖啡店。店內有歷史、戰爭、教育、種族、語言或核能等許多不同語言不同領域的書籍。象仔書屋挑選的咖啡豆是來自菲律賓Cordillera行政區Pacso村。象仔書屋的工作人員戴佩如說:「在臺灣,大家對於菲律賓的咖啡豆或許很陌生,或許沒有特別好的評價。但我們選擇他們的咖啡豆是不僅是咖啡豆的品質很好,更是因為他們對於「混農森林」的理念。」

混農林業(Agroforestry)是取自農業(Agriculture)與林業(forestry)兩個字的組合。它是一種結合林業與農業間土地利用的研究學科或者實作方式,但因為地區、文化、歷史背景、研究學者的意見不同,而它的定義或內涵會有一些不太相同的解譂。

「象仔書屋」的姐妹組織「東亞歷史資源交流協會(Eaphet)」是以促進東亞地區內之民間歷史的資源交流為宗旨的非營利社團法人。此協會除了舉行一些相關核能議題的活動、相關歷史資料的翻譯服務等之外,不定期舉行以用自己的腳走出去、去思考、和大家討論交流為主要理念的的學習之旅,目的地包含臺灣、韓國、沖繩、以及菲律賓。每一系列學習之旅以臺灣與日本的大學生、研究生、大學教授為主要參加者。2014年3月舉行菲律賓學習之旅,來自臺灣與日本一共五位的參加者造訪了居住Cordillera的原住民部落。

 

當時,當地的原住民和非政府組織Cordillera Green Network(CGN)的成員介紹Cordllia山岳與他們實踐中的混農林業的理念。也參加這次學習之旅的象仔書屋工作人員戴佩如表示:「印象深刻的是,對當地的原住民來說,自古以來他們與森林就有密切不可分的關係,簡單來說,生活中需要的東西都從森林中取得。但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人類和森林不再親密,大量疏伐,造成森林的多樣性文化的消失。」當地原住民與她所說的森林之多樣性文化是從土壤中的微生物、苔蘚層、草本層、灌木層等到林冠,由許許多多不同物種與生態之存在。

混農林業實踐現場(戴佩如提供)

混農林業實踐現場(戴佩如提供)

當時與當地原住民一起帶領參加者瞭解他們的混農林業的團體是Cordillera Green Network(CGN)。CGN是當地的NGO組織,以環保守護與原住民族生活改善為目標,他們為了改善當地原住民的生計,從2003年開始推動以混農林業的方式來栽種阿拉比卡咖啡豆。CGN並不否定大量生產就業機會的大規模咖啡企業的進入,但比較重視的是保護當地原住民原來的生活環境與傳統,並透過在自己的社區栽種的咖啡來增加原住民收入的栽種方式。

 

菲律賓在1990年到2005年間,森林佔國土面積的比例大量減少,而被評為全球森林破壞最嚴重的國家。戴佩如說:「消失森林主要有兩種原因。第一個是由於乾燥所帶來的森林失火,這些自然災害造成Cordillera的山地區的森林一個接著一個消失,第二個原因並不是天然災害,而是盜伐。傳統上原住民使用自己所剩下的木材來加工製造、販賣,取得現金收入,但是國家森林保護政策推出後,木材砍伐被全面禁止,但因為政府無法全面監控,造成非法砍伐氾濫。」森林的消失不只影響到生態的多元性文化,也影響到當地人的生活。她也提到,「隨著森林的破壞當地原住民的生活慢慢地轉換成以現金收入為重的生活模式。當地的原住民為了一點點的現金收入主動燒掉自己的森林,種植高山蔬菜、大企業的咖啡豆等的作物。不過後來他們發現繼續下去會失去所有森林,而開始自主管理森林,同時為了保障生活開始實踐混農林業。」

 

混農林業實踐現場(戴佩如提供)

混農林業實踐現場(戴佩如提供)

2014年環境資訊中心推出了一系列關於混農林業的翻譯報導。2014年4月8日綜合外電報導【農林誓不兩立?】系列外電報導之2中提出,混農林業有極大潛力可以解決發展中國家的糧食供應問題。如果推行得好,能夠讓生產者的土地達到最大效能、提高作物生產量、帶來多元收入,也可以加強農業面對氣候變遷的抵抗力。這些報導探討發展中國家如何利用林地混植適當農作,一方面減少毀林誘因,一方面消弭貧窮。因此,雖然現今的種植系統大多依循著單一種植模式,但這近年來臺灣政府有意識推動混農林業政策,行政院農業委員會也設立了專門混農林業主題的網站,介紹國內外的成功案例、相關學術研究以及相關影片等。

根據農業委員會在此網站的貼文,政府為了推廣並鼓勵農民由農業區轉型位混能林業區,增加坡地的造林面積,提高農業區植林減碳,尋找適合臺灣的混農林業方法。林業試驗所透過社區與產業結合,在全台灣建立三個示範區域。臺灣山坡區最主要的經濟作物是茶、檳榔與咖啡豆,所以這些三個示範區域分別在北、中、東臺灣。北臺灣的坪林實踐茶園混植牛樟系統,中臺灣的魚池實踐濱榔混植牛樟系統,而東臺灣的加納納濱榔以及咖啡豆混植牛樟系統。

但也有比較憂心的聲音。地球公民基金會認為,在地質很脆弱的臺灣,山區農業最大問題並不在於作物類別或如何混植林木,而是施肥、農藥、撒水、道路施設等各式農業行為對土地的持續擾動,這些都不利於水土保持和地質穩定。因為台灣為多地震、多颱風的山岳型島嶼,目前推廣混農林的熱帶國家,多數為平地或緩丘森林,自然條件截然不同,政策背景也不相同。因此,2014年4月10日地球公民基金會提出聲明,指出「混農林業並非作為解決超限利用之手段。台灣將坡度超過30度之土地劃為林地,而超限利用之起源來自陡峻林地被轉作農耕,超出環境負荷所故,試問世界上哪一個國家允許坡度30度以上林地進行混農林施作?一旦林地解編濫用,骨牌效應不可不慎。政策上如果希望協助山區住民經濟問題,可以轉移浮濫工程預算,推動禁伐補償或獎勵友善環境之產業發展等多重手段,而非解編林地開放農耕。」

由於在每個地區的文化、歷史背景或政策都不同,而它的實踐方法會有一些不太相同。許多國內外推動混農林業的學者與團體認為,它有可能改善森林因農作而遭砍伐的問題。所以,計畫推行者必須讓植樹與農地結合的多種好處讓更多人聽見和看見,就能爭取更多執行的機會,不過為了避免造成更大山區浩劫,在臺灣關於混農林業還有很多的部分必須探討以及研究。

戴佩如說:「菲律賓Cordillera行政區Pacso村的混農林業實踐不是把重點放在混植的效率或經濟效益等,而是為了回復森林應該有的面貌。所以他們在原來的森林的地方栽種咖啡樹等可以收獲果實的作物,並在樹木底下種植芋頭、薑等不需要日照也可以生長的作物。並不是先砍樹再栽種植物的混農方式。」她強調地說:「他們的混農林業的理念,就是建立從森林中獲取收入的系統,確保收入來維持基本的日常生活,同時也能進行保衛與管理的責任。所以我們是為了要支持他們,也為了幫助與推廣他們實踐的混農林業的理念,而購買當地所栽種的生咖啡豆,再透過每天的親自手工烘培,準備店內所使用的咖啡豆。」

菲律賓學習之旅參與者造訪當地時看到他們實踐的混農林業之森林。咖啡樹的栽種過程都是使用天然肥料以及木醋酸萃取施肥的天然栽種方式,收獲也都是由當地原住民手工處理及挑選的,這些過程能夠生產可以安心飲食的咖啡。與傳統的耕作方式相比,混農林業更能維持土地資源,使後代子孫亦能在肥沃的土地上栽種,而對農民有益,也能慢慢地回復森林應該有的面貌。

混農林業是需要一段時間才能等待樹木長成,並為農民帶來前述的好處。以快速獲利為目標的農業方式容易破壞生態,導致森林多樣性消失。戴佩如說:「不只品嘗他們栽種的健康又美味的咖啡豆,希望大家能夠跟我們一起支持當地原住民的混農森林的理念。」

 

象仔書屋每週三舉行每周三紀錄片欣賞活動(攝影/上前 万由子)

象仔書屋每週三舉行每周三紀錄片欣賞活動(攝影/上前 万由子)

精采絕倫

thumbnail

逢甲商圈車位問題嚴重 iBike是否有助改善

【記者 黃昱傑/台中報導】 台中逢甲大學於2014年7月中設立iBike站點,取代一部分原有的機車停車場,iBike騎士與汽機車、公車並行,使逢甲商圈長年存在的交通與車位問題更顯嚴重。 ...

View more
thumbnail

擁抱山林 原住民部落聯合發展生態旅遊

【記者 黃昱傑/南投報導】 位於南投縣信義鄉的布農族部落,包括雙龍、地利、潭南等,由於位置相近,近幾年計劃合作推廣生態旅遊,結合慶典、當地美食和生活文化,期望更多漢人了解原住民的生產、生活...

View more
thumbnail

房屋違建隱憂多 學生租屋需謹

【記者 李穎霞/台中報導】 由於違建意外頻繁,存在巨大安全隱憂,所以台中市長林佳龍2014年底指示台中市都市發展局優先清查歷年違建舉報狀況,並優先處理嚴重影響公共安全的違建,特別針對「垂直...

View more
thumbnail

協助社區發展 霧太達利計畫投入大學資源

【記者 陳姮惟/台中報導】 塗城公園,水鹿洄游草地市集會場。(攝影/陳姮惟) 台中市大里區曾經是清朝時台灣第六大港,早期居民飼養水鹿,並販售鹿皮到鹿港,但隨著港口的沒落,時代...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