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

生態悲歌 紅樹林與被吞噬的芳苑濕地

作者 : 陳怡寧 / 發佈日期 : 2016/10/25

【記者 陳怡寧/彰化報導】

泥灘地之下孕育了各式各樣的小生物(攝影/陳怡寧)

泥灘地之下孕育了多樣的小生物。(攝影/陳怡寧)

芳苑濕地多元生態與人們互利的過去

台灣西部沿岸多數為沙質的海岸類型,因為這樣子的地質模式,所以充滿不少的濕地。而位於彰化縣的芳苑濕地,是台灣西部海岸非常有名的一片濕地,因為屬於台灣僅存的少數泥質潮間帶灘地,加上中南部溫暖多雨的氣候,孕育了豐富的生態系與充滿了各式各樣奇妙的自然景觀,也因此吸引不少遊客的來訪及生態學家的勘查,至於四周的居民,也以這片濕地獲利,他們多數以討海及依靠這片海岸養殖漁業維生,可以說芳苑濕地是他們的「大冰箱」。

芳苑濕地的地質柔軟,是許多各式各樣的底棲生物的生長最佳環境,像是彈塗魚、招潮蟹……等。這樣的環境下,也會吸引各種候鳥冬季到此避冬,芳苑濕地提供了牠們良好的覓食空間。

漁民們在沿岸養殖牡蠣、貝類,這樣的環境非常適合這些經濟養殖物生長,養出來的牡蠣既大顆又鮮美,也是這邊數一數二的特產,吸引許多饕客來此品嚐,帶來了許多經濟效益。

這樣美好的自然生態,是老天送給彰化芳苑居民最棒的禮物,然而近幾年,人為的各種開闢,卻無意間讓這塊生態天堂漸漸變了樣貌。

引進紅樹林導致濕地消失危機

在日治時期,日本學者研究發現,海茄苳、水筆仔、五梨跤、欖李……等紅樹林植物,具有穩固海岸地基的功能。而茂密的紅樹林可以將海風擋下,讓海埔地擴大,此外紅樹林的葉片枯萎下來可以提供魚、蝦、貝類食用,牠們會聚集在紅樹林的綠蔭下因而使得人民方便捕獲;紅樹林的根系就像過濾器一樣,具有淨化水質的功能,樹皮中的單寧酸更可以用來鞣製皮革,在瓦斯尚未普遍前,紅樹林的枯枝是很好的生火燃料;當紅樹林植物在海岸線綿延,翠綠優美的樣子又成了一項觀光資源。因為紅樹林擁有如此豐富的優點,所以當年人民的想法,就是多在海邊栽種這樣的植物,這也是為何早期台灣西部海岸風靡種植紅樹林的原因、甚至有許多是居民私自栽種的。

紅樹林在西部海岸的擴散速度比想像中還要快很多,短短幾年,海岸線漸漸被一片綠色覆蓋,且越來越大。成長快速的紅樹林植物,不到幾年就可以比一般的成年人還要高一點五倍到兩倍左右。原本以為,種植紅樹林是一大福祉,但是沒想到,因為紅樹林的擴散速度太快,影響了原本的生態系,也帶來了本來沒有預想的「後果」。由於紅樹林的生長,根系錯綜繁複,泥地裡的螃蟹難以鑿洞,無法找到棲息處孕育蟹卵,導致數量沒有增加反而減少。其他的魚、蝦、貝類等等底棲生物,也因為紅樹林的佔據找不到生活的空間。這些小生物的減少,導致鳥類無法捕食,候鳥數量也漸漸變少。原先芳苑濕地的特有種-—「台灣招潮蟹」(俗名為大栱螯、鉸刀剪),也因為濕地縮減的關係漸漸減少。

人造的紅樹林種類單一,北部以水筆仔為主,而濁水溪以南的芳苑濕地,則是種植以海茄苳為主,以生物多樣性的觀點來看,物種比栽種前還要少,紅樹林在當地成為了生態霸權,漸漸失去了該有的平衡。此外由於紅樹林的茂密,人為隨意亂丟的垃圾在紅樹林的下方堆積,使得環境衛生上出現很大的問題,帶來了惡臭,也衍生了許多台灣鋏蠓(俗稱小黑蚊),加上小黑蚊的可怕叮咬,帶給四周人民非常大的困擾。

雖然紅樹林能夠穩固海岸地基,但是卻嚴重阻礙了河川的出海,排洪上出現了非常大的問題,倘若發生了巨大的雨季,很有可能造成洪水、淹水等災難,住在海邊的居民也會有水災及地層下陷的危險。

因為人類無心的栽種,導致這樣的生態悲劇,近年來逐漸有人開始呼籲,移除紅樹林,還給生態最原始的樣貌。然而移除的辦法是什麼?移除了對於生態就是好的嗎?

紅樹林擴散速度快速已涵蓋約四分之三濕地面積(攝影/陳怡寧)

紅樹林擴散速度快速已涵蓋約四分之三濕地面積。(攝影/陳怡寧)

生態學者努力研究 如何拯救快消失的濕地

然而應該怎麼移除呢?一般會認為,做全面的移除,才能讓紅樹林不再繁殖下去。然而紅樹林的面積非常的大,移除方面也要一筆很大的經費,而以人力移除的方式又遙遙不及擴散速度之快。彰化環保聯盟理事長蔡嘉揚,對此生態問題一直有在做研究。

蔡嘉揚表示,紅樹林在芳苑濕地的生長已經很多年了,如果以機械工具一次拔除,可能會對地質產生傷害。而他的想法是以部分「疏伐」移除,部分「圍堵」來漸漸減少紅樹林的數量。疏伐,就是將出海口、河口區的紅樹林做部分的清除;圍堵,就是讓部分區域的紅樹林植物不要再向外擴散(較遠離河口區的紅樹林部分),「圍堵」的方式有很多種,主要就是在紅樹林的外圍圍上一圈籬笆或是木牆,或是在流經紅樹林的河流放上漁網或是攔網,讓飄落的幼苗及種子不會再流到其他地方繁殖。除此之外,「圍堵」還能讓生態學家研究紅樹林移除的生態變化情形。蔡嘉揚之所以會有部分「疏伐」部分「圍堵」的這個想法,是因為考量到環境的種種因素,不希望原本發自善意,要回歸大自然原貌的移除作業,反而傷了這片土地。

現在的芳苑濕地紅樹林的移除作業,其實還沒有真正的開始,一方面是政府尚未完全同意,一方面也是資金不足的問題。而這也是生態學家近幾年一直在為濕地爭取的一項功課。相較於北部的紅樹林移除,新竹香山溼地在今年移除了數十公頃的紅樹林,但是同樣的移除作業是否可以實施在芳苑濕地,還是有待研究的,因為每一片濕地都有不同的特性。

評估種植的重要性 防止下一個生態悲歌

紅樹林的確是一種很好的植物,但是種植紅樹林來穩固海岸其實是沒有必要的。每一種生物都有適合他生長的環境,台灣的原生紅樹林只有在北部基隆、南部嘉義、臺南一帶,其他地方原本沒有紅樹林,但透過人為的栽種,這些「後天」紅樹林繁殖得比原生的還要快、還要茂盛。原先人們的栽種其實為善意良好的,但卻沒有多做評估,導致多了許多難以收拾的後果。蔡嘉揚表示,每一項種植都要先評估當地的原生生態。彰化芳苑濕地原本是一座生態豐富的泥灘地,但是因為紅樹林的侵占導致許多種類的原生生物難以生活下去。許多自然生物生長必有他習慣的生長環境、資源與空間,一種美好且讓人受益的生物,可以在這樣的環境下生長,種植(養殖)在另一個生態系,不見得可以像原本一樣生存下去,就算生長的很好,也不一定可以與當地的原生生物和平共存。近期越來越多生態學家發起了「移除」紅樹林活動,帶著國小、國中的學童認知這樣的生態悲歌,藉由大手牽小手將紅樹林的幼苗拔除,目的是為了讓我們的下一代多多為這一片環境愛惜與保護。

精采絕倫

thumbnail

逢甲商圈車位問題嚴重 iBike是否有助改善

【記者 黃昱傑/台中報導】 台中逢甲大學於2014年7月中設立iBike站點,取代一部分原有的機車停車場,iBike騎士與汽機車、公車並行,使逢甲商圈長年存在的交通與車位問題更顯嚴重。 ...

View more
thumbnail

擁抱山林 原住民部落聯合發展生態旅遊

【記者 黃昱傑/南投報導】 位於南投縣信義鄉的布農族部落,包括雙龍、地利、潭南等,由於位置相近,近幾年計劃合作推廣生態旅遊,結合慶典、當地美食和生活文化,期望更多漢人了解原住民的生產、生活...

View more
thumbnail

房屋違建隱憂多 學生租屋需謹

【記者 李穎霞/台中報導】 由於違建意外頻繁,存在巨大安全隱憂,所以台中市長林佳龍2014年底指示台中市都市發展局優先清查歷年違建舉報狀況,並優先處理嚴重影響公共安全的違建,特別針對「垂直...

View more
thumbnail

協助社區發展 霧太達利計畫投入大學資源

【記者 陳姮惟/台中報導】 塗城公園,水鹿洄游草地市集會場。(攝影/陳姮惟) 台中市大里區曾經是清朝時台灣第六大港,早期居民飼養水鹿,並販售鹿皮到鹿港,但隨著港口的沒落,時代...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