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

大里杙的歷史故事 盼文化記憶翻舊復新

作者 : 張家琇 / 發佈日期 : 2016/11/03

【記者 張家琇/台中報導】

歷史洪流沖刷前的鬧區風采 大里杙的港口時代

台中市的大里區,在清朝治理時期曾是台灣第六大市區。在廣為熟知的一府(台南)、二鹿(鹿港)、三艋舺(萬華)之後較少人熟記的還有四竹塹(新竹)、五諸羅(嘉義)、六大里杙(大里),舊名為大里杙的大里,在清朝乾隆時期靠著大里溪的航運下起家,所謂的「杙」發音同「意」,指的是拴著船隻另一頭的小木樁,故而當時為船運所發達的城市──大里杙得此名。但隨著公路網的相繼完成以及大里溪的淤積使得大里杙逐漸沒落,現今台中市區取代了中部的重點城市,大里杙退而成為了地區性的貨物集散中心,原有繁榮的大里杙也只剩下部分舊址,更於民國八十八年九二一時舊有的文化遺址遭到地震破壞。基於對於文化遺產的重視,區公所配合政府提倡的「創造城鄉新風貌行動方案」,從大里福興宮廟埕、鹹菜巷、大里杙文化館、倒栽榕碼頭等規劃成了大里區的大里杙老街,希望能透過地方文化、城鄉特色、社區總體營造等,重新規畫老街風景、重拾大里老街的文化記憶。

在地震受損後,公所根據營建署的「城鄉新風貌建設計劃」補助款及九二一地震的捐款將大里杙老街分了三期總體規劃,第一期對於大里當地的鹹菜特產製作鹹在巷的路口壁畫繪製、路口意象圖示地標,福興宮媽祖廟廟埕的青斗石花崗石路面和管線鋪設;第二期針對大里文化館修繕建設和將軍巷的花崗石鋪設工程;最後一期對於老街和騎樓的屋面整頓和翻新,上述三期在民國九十四年西元二○○五年時完工大里杙景觀工程和老街路面鋪設工程,迄今除了維護管理外已停止復育工作。

台中市大里杙老街碼頭遺址(張家琇/攝)

台中市大里杙老街碼頭遺址。(攝影/張家琇)

大里杙老街的歷史痕跡 廟埕的文化里程

從大里杙文化館走入老街,放眼望去除了樸實的攤販和坐落幾十年頭的店家外,最顯眼的就是在老街起始的媽祖廟福興宮。位於大里的福興宮最遠歷史可以追溯到林爽文事件,福興宮創建於清朝的乾隆年間,相傳是為庇護冒險渡海來大里杙開墾的先民,自福建湄洲將媽祖神尊請來到大里。但因為林爽文事變後,彰化縣令到大里杙勘查,發現福興宮與東邊的振坤宮、北邊的新興宮形成三角鼎立的風水,因此在嘉慶十六年西元一八一一年時,清朝政府藉福興宮狹窄簡陋之由,實為預防類似林爽文事件再次發生,而將福興宮強行遷址重建新廟,直到今日,並在地震後遂以廟宇為主要規畫中心重新復育大里杙老街。

從廟埕往市集方向,滿是大里杙老街的復古式紅磚建築,有一間日本雜貨店,承襲日式特有木頭建築,在店面占地只有3坪左右的空間賣起日本雜貨。店長張賢能表示,因老婆為了興趣到日本修習香道,常帶回日式雜貨,而自身開完刀身體不便,便在兒子媳婦的幫忙下開了一間小小的日本雜貨店。起初是看上這裡在重建規劃後是廟埕聚集地又有市場,似乎有一定的商機,但因為此地發展並不像鹿港、台南這麼具商業性質,客源僅是在地居民,且因勞動力外流,存留下的多半是老弱婦孺,對於日本商品依舊沒有太大的經濟消費能力。不過本是為興趣開店,在此處也維持了一年左右,成為了大里杙老街一個特別的日式風貌。

老街除了早晨的市集讓大里杙充滿活潑的叫賣聲外,因為不像其他知名的老街有商業規畫以及特色店家進駐,過了下午約莫兩三點後,大里杙的街道幾乎空無一人,僅有零散的居民走動,或是拉著椅子坐在騎樓乘涼。老街似乎接著午後日曬的陽光一瞬間被抽走了生氣,傳統的嫁妝眠床店、自製榨油的老舊油行、傳承三四代的雜貨行,在被豔陽蒸騰出扭曲的熱氣景象裡,老街彷彿被區隔出離世的孤獨感,像抽著菸斗斑白的髮絲的老人,透過有著蛛絲似細紋眼睛隨著手裡的蒲扇一擺一擺地被忘記。

大里杙福興宮(張家琇/攝)

大里杙福興宮。(攝影/張家琇)

當地居民的歷史印象 傳承三代的老雜貨店

已在當地經營百年的楊勝昌雜貨店,接手的第三代楊老先生也已經到了含飴弄孫的年紀,在與妻子共同經營的雜貨店裡,看顧著孫子和經過三代經營的老舊雜貨店。站在雜貨店門口,屬於鹹菜和雞蛋的味道撲鼻而來,像極了小時候在外婆家三合院的大廣場曬鹹菜和蘿蔔乾的味道;雜貨店裡看似擁擠的擺設卻能夠明瞭的看出物品擺放的位置,孫子穿梭在店裡面跟著物品擺放位置上下跳動著。楊老先生和妻子拖出椅子坐在騎樓,他口裡嚼著簡易的飯菜指著一旁房屋的紅磚說:「那是九二一地震後,公所為了重新規畫而新補的紅磚。以前的紅磚哪有這麼氣派,那是有錢人家才能夠興建的東西。」

老先生站起身來比著斜對面的慶源堂,「喏!那才是有錢人的房屋。」

走到慶源堂的門頭,上頭的對聯說不出是多久的年代,「慶源堂內繁華日,大里杙頭不見天,天地會中豪傑聚,福興廟慶慶豐年。」門口的對聯與起頭的福興宮,說出了以前大里杙的昔日繁華,但一切都在失去碼頭功用後,跟著時間洪流被遺忘。

在大里杙的街景裡,很明顯可以看到兩旁建築的不一致,一邊有著富有古意、老舊的文化氣息;另一邊卻新舊交錯,因為當時公所為了重建,需要當地住戶的同意簽署,但是那塊地的主人在同意上有問題,因此無法統一規劃。追溯整個大里杙的歷史發現,當初的大里杙為現今霧峰林家家族的源發跡地,第一代林家老爺林石定居大里,因林爽文事件而被官方捕殺,最後在第三代時舉家遷移至霧峰,是謂霧峰林家。據當地居民表示,慶源堂那排房屋是林家分給林家掌櫃的地,光要家族族人全部簽屬就有一定的困難,加上對於文化遺跡的不積極,因此公所在施作上有一定的困難,故而使整體規劃無法實施。走在老街上,偶有一些觀光客會到慶源堂前拍照,空無一人的房屋留下的只剩歷史的建築,提到重整的老街有沒有振興地方的經濟,楊老先生笑笑的說,這邊只有老人還在,老雜貨店、老嫁妝店、百年老廟,怎麼提到新的呢?

大里杙地圖(GOOGLE MAP 截圖)

大里杙地圖。(圖片來源/GOOGLE MAP截圖)

用散步的步伐,約莫半個小時即可走完大里杙老街,從大里杙文化館為路口,到達福興宮的廟埕,往右是老街的市集;往左從廟旁小路向下延伸是鹹菜巷。鹹菜巷也就是將軍巷,在光復初的土地改革時期受惠於耕者有其田,佃農們擁有了自己的土地。因此在每年冬季便看到醃漬芥菜的大木桶,形成有趣的聚落特色,民國四、五十年更被譽為鹹菜王國,當時光大里杙所生產的鹹菜就足以供應全台需求。但因七○年代的經濟危機,加上工商業的快速發展、農地面積減少,越來越少人從事鹹菜製作,因此將軍巷特有的大木桶特殊文化逐漸沒落。走在將軍巷裡,除了工廠外,諾大的牆壁上有著關於鹹菜的壁畫,聞著略帶酸味的鹹菜香和居民的低語,以前鹹菜王國的美譽不再,剩下一些簡易的藍色塑膠桶排排站的靠在遮陽處,安靜的在工廠的吵雜重音中度過。

大里杙老街的楊勝昌雜貨店(張家琇/攝)

大里杙老街的楊勝昌雜貨店。(攝影/張家琇)

  大里杙歷史再現 盼政府與民間共同保存 

綜觀目前大里杙的發展,有別於鹿港、淡水擁有古蹟和舊時代文化的保存,鹿港、淡水兩者也都是港口延伸,但是因為多元文化吸收和文物古蹟保護完善,因此後續的推廣得宜,加上當地有許多在地傳統小吃和習俗沒有在歷史中沒落,因此復興經營的過程中也能夠適當地保留飲食傳統。並且搭上復古和商業經營,許多人其實對於傳統小吃也有一定的嚮往和愛好,不過早已沒落的大里杙老街在舊有的霧峰林家歷史和特殊的騎樓建築並沒有加以著墨,雖然有文化館的推廣和當地高中的介紹,但通常都侷限於地域性的宣傳,很少人會自動的尋找關於大里杙的相關資料,加上當地的消費性質不夠和宣傳效益的不足以及佔地面積侷限,並沒有太多的著墨將大里杙規劃成類似鹿港和淡水的文化行銷模式。因此在修建大里杙老街和社區規劃結束後只興起媒體一時的追風熱潮,當地居民對於修繕後的規模和效益並沒有太大的感觸,比較在意的是當人都年老離去時,原有的店舖和歷史文化該如何保存和接手,或是再度重演大里杙的沒落和人文消逝呢?除了重建建築風貌以及修繕之外,難道沒有辦法可以更有效的經營文化記憶的保存了嗎?只盼望公所和政府在思考未來方向和與居民的共同經營下,能夠再現大里杙的昔日風采。

精采絕倫

thumbnail

逢甲商圈車位問題嚴重 iBike是否有助改善

【記者 黃昱傑/台中報導】 台中逢甲大學於2014年7月中設立iBike站點,取代一部分原有的機車停車場,iBike騎士與汽機車、公車並行,使逢甲商圈長年存在的交通與車位問題更顯嚴重。 ...

View more
thumbnail

擁抱山林 原住民部落聯合發展生態旅遊

【記者 黃昱傑/南投報導】 位於南投縣信義鄉的布農族部落,包括雙龍、地利、潭南等,由於位置相近,近幾年計劃合作推廣生態旅遊,結合慶典、當地美食和生活文化,期望更多漢人了解原住民的生產、生活...

View more
thumbnail

房屋違建隱憂多 學生租屋需謹

【記者 李穎霞/台中報導】 由於違建意外頻繁,存在巨大安全隱憂,所以台中市長林佳龍2014年底指示台中市都市發展局優先清查歷年違建舉報狀況,並優先處理嚴重影響公共安全的違建,特別針對「垂直...

View more
thumbnail

協助社區發展 霧太達利計畫投入大學資源

【記者 陳姮惟/台中報導】 塗城公園,水鹿洄游草地市集會場。(攝影/陳姮惟) 台中市大里區曾經是清朝時台灣第六大港,早期居民飼養水鹿,並販售鹿皮到鹿港,但隨著港口的沒落,時代...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