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

大城市中的小基地 台中基地

作者 : 蔡晴猗 / 發佈日期 : 2016/09/27

【記者 蔡晴猗/台中報導】

同志議題在近幾年備受關注,像是同志婚姻合法化同志大遊行美江事件等等,都登上主流媒體版面大肆報導。同志群體在現今社會處於弱勢族群的一部份,因傳統的價值觀,約束著個人展現自我性向的權利,不敢在社會意識中展現自我,人權無法保障的問題飽受爭議。

城市中的同志基地

而在台中市裡,有一個小空間是專門開放給同志群體,名為「台中基地」。「台中基地」目前位於一中商圈裡的公寓中,屬於隱密性的空間,同志群體可以在這個空間中大方的展現自我。然而基地在草創時期困難重重。「台中基地」的前身為「彩虹天堂」,由於彩虹天堂的位置位於台中市區的一樓店面,具有落地窗,隱密性較低,願意在那邊出沒的同志相對地少。在當時2012年,社區居民出現反對的聲音,認為彩虹天堂的同志群體會影響拉低社區的形象,社區管理委員會提出並且明文規定:「不希望有中輟生團體或者是同性戀團體在這個社區進駐。」並以此項條約,要求當時彩虹天堂的房東,不可再續約,彩虹天堂因此被迫遷移,此事件在當時躍上全國媒體版面。彩虹天堂遷移的過程中,決議更改名稱,給予重新開始以及重新出發的一個形象,於是更名為「基地」。舊有的名稱是虛幻的概念,希望同志都可以在那個地方開心快樂,在天堂裡生活。而基地的概念,是希望能夠扎扎實實的在地落根,在這個地方生長,活出自己的樣子。基地的理念是,穩定「基」石 , 在「地」扎根,期望同志不只是活在虛幻中,也可以走在現實道路上,發展出自己生活的樣子。

 

台中基地門面 (攝影/蔡晴猗)

台中基地門面 (攝影/蔡晴猗)

 

同志基地 勇敢做自己

「台中基地」屬於一個同志群體的空間,也是一個社區中心的概念,在基地的空間裡,同志朋友們可以勇敢地做自己,不被異樣眼光所看待,同志之間可以互相暢談無法在外面跟人家共享生活事件。在這個空間裡也提供心理諮商以及健康篩檢的服務,讓許多的同志朋友能夠正面的面對自己的性向,工作人員陳綺珊提到:「很多同志朋友在踏進基地之前,一副很有雄壯威武的樣子,非常有男子氣概,但是一踏進基地,馬上就開始『娘』了起來。因為他們覺得在這邊就可以做自己,不需要偽裝。」在基地活動的人,大多屬於男同志,女同志明顯少了很多,基地為了提高女同志,在近期舉辦了有關女同志的相關活動,並且計劃在今年(2015)四月中旬,開放女同志中心,讓更多女性可以擁有女同志群體的空間。

 

閱讀影音空間 (攝影/蔡晴猗)

閱讀影音空間 (攝影/蔡晴猗)

 

積極栽培志工 協助同志朋友

基地屬於一個非營利的組織,許多活動的舉辦以及工作內容,大多都是由志工們一起努力共同完成,目前志工分為許多組別,包含家庭與親密關係小組、人權小組、跨性別小組,教育小組、以及諮詢小組。每一組都有主要功能,最主要的部份還是在於各組發展各自議題上的需求。譬如說家庭與親密關係小組探討的是親密暴力之間跟家庭有關係的議題。教育小組就是負責去國小、國中、高中學校做同志教育宣導,並且常常提醒大家,其實你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有意義的,或是你的一些小動作對方都是會收到你的溫暖。而在人權小組處理權益受損的問題,他們曾經負責一個事件,有一個跨性別的人,進入游泳池游泳時,在女生的更衣室換衣服,然後被抓出來,。諮詢小組是熱線的工作,熱線會有接線的部分,因為現代社會,人們打電話諮詢比較容易溝通以及坦露自己的心情,未來繼續發展這一塊。而在基地擔任志工,並沒有身分上的限制,但是要通過志工培訓課程,每一年都會招募一次,招募志工不只是讓基地活躍,還幫助到社會中不被看見的同志社會事件。

 

商品義賣區 (攝影/蔡晴猗)

商品義賣區 (攝影/蔡晴猗)

 

城鄉差距大 偏鄉地區傳統觀念濃厚

基地在城市中久了,也想要向外拓點,他們認為在市區裡面,資源充足性別知識較開方,然而其實在偏鄉地區的人們需要同志的觀念需求更多,在偏鄉地區的同志們,他們找不到資源,大部分的機構進不去偏鄉地區。基地希望可以進到一些比較偏遠的地點,協助那邊的學校做同志教育宣導,然而能不能進入學校做宣導,其實也是要看老師的部分,因為老師的觀念相對於學生上來說比較難修正,累積一定的看法,想要改變老師的傳統觀念比較沒有那麼容易。需要透過老師的協助才能進入學校。在偏鄉地區做宣導的時候,跟城市中做宣導台下學生反應差很多,在城市中學生可以透過資源間接知道同志議題,然而偏鄉地區資源較少,而且傳統觀念濃厚,很少接受到同志相關資訊,工作人員陳綺珊提到:「我在鄉下做宣導的時候,提到同志,台下學生還以為是革命軍的"同志"在當下我有點嚇到。」在偏遠地區的推動,表面上看起來沒有什麼困難,是因為他們沒有聽過這個字,在市區講同志,大家都理解,可是在偏鄉地區,他們只知道同性戀,其實這就是訊息上的落差。所以基地希望透過講座的部份讓他們去理解說,這樣的事件其實就是存在自己身邊,讓更多人去關注、正視。而基地的理念就是透過種子的概念,讓這樣的信念傳達給更多人知道,也讓更多人去接受看見同志的處境。

 

免費索取保險套 (攝影/蔡晴猗)

免費索取保險套 (攝影/蔡晴猗)

 

反對聲浪 影響資金來源

前陣子,「美江燒毀」事件,讓各家媒體紛紛報導,登上媒體的版面,從中就可以了解,有些宗教團體是反對同志群體,甚至公開辱罵毀謗。「護家聯盟」反對多元成家法案,在2014年12月22日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審查婚姻平權法案,護家盟數十人前往抗議,提出同志不具繁衍後代能力、孩子福祉及人倫綱常將崩壞、社會將走向「性解放」等理由,堅決反對同性婚姻。大批人馬在立院正門抗議。反對同志族群的團體有很多,這也間接影響到基地的運作模式,由於基地的資金來源,是透過寫計畫給機構,讓機構願意撥款,才能運用前資金來運作基地,然而當在寫某些企畫的時候,願意花錢支持但是機構的背後是一個宗教團體的話,基地的企劃可能就沒有那麼容易過。然而通常機構給的錢是比較不受限制的。反而是市政府的企劃比較沒有這樣的問題,都是專業跟專業的溝通、社工跟社工的溝通,可是相對的政府的經費是比較侷限的。

 

保險套展示區 (攝影/蔡晴猗)

保險套展示區 (攝影/蔡晴猗)

 

基地扎根 期盼開花

近年來多元成家的議題其實吵得沸沸揚揚,這樣的議題在浮上檯面,有好有壞,浮上檯面就是代表著這個社會已經開始正視國家裡有同志朋友的需求,但是同時也會忽略掉,議題浮上檯面的爭執,會退化某些狀況。現在青少年正在尋找他自己是否是同志的迷思時,聽見謾罵同志反彈的聲浪,會產生負面影響。其實面對這樣的狀況,越來越多人可以接受與溝通。基地認為一步一步在扎根,撒種子出去期盼它開花,把同志的觀念散播出去,讓更多人可以看到不一樣的群體出現在這個社會中,不再只是異性念霸權的天下。

同志群體相較於從前是有進步的,現代的女朋友或男朋友都可以帶回家。傳統父權體制的觀念,逐漸打破的趨勢。但是把同志的概念深植民心,還需要更長的時間,基地正努力的讓同志觀念普遍化,讓更多人可以了解,有同志群體的存在。

精采絕倫

thumbnail

逢甲商圈車位問題嚴重 iBike是否有助改善

【記者 黃昱傑/台中報導】 台中逢甲大學於2014年7月中設立iBike站點,取代一部分原有的機車停車場,iBike騎士與汽機車、公車並行,使逢甲商圈長年存在的交通與車位問題更顯嚴重。 ...

View more
thumbnail

擁抱山林 原住民部落聯合發展生態旅遊

【記者 黃昱傑/南投報導】 位於南投縣信義鄉的布農族部落,包括雙龍、地利、潭南等,由於位置相近,近幾年計劃合作推廣生態旅遊,結合慶典、當地美食和生活文化,期望更多漢人了解原住民的生產、生活...

View more
thumbnail

房屋違建隱憂多 學生租屋需謹

【記者 李穎霞/台中報導】 由於違建意外頻繁,存在巨大安全隱憂,所以台中市長林佳龍2014年底指示台中市都市發展局優先清查歷年違建舉報狀況,並優先處理嚴重影響公共安全的違建,特別針對「垂直...

View more
thumbnail

協助社區發展 霧太達利計畫投入大學資源

【記者 陳姮惟/台中報導】 塗城公園,水鹿洄游草地市集會場。(攝影/陳姮惟) 台中市大里區曾經是清朝時台灣第六大港,早期居民飼養水鹿,並販售鹿皮到鹿港,但隨著港口的沒落,時代...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