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

紀實影像發聲 關懷臺灣人文與土地

作者 : 楊雅淇 / 發佈日期 : 2016/11/03

【記者 楊雅淇/台中報導】

臺灣這片四面靠海的島嶼上,存在許多小農村以及特殊鄉土民情,隨著時代的變遷,農村沒落,鄉土民情也隨著漸漸消失;這喚起了臺灣紀實攝影家的意識,他們拿起相機,用自己的鏡頭,說出關於自己家鄉的故事,不僅是個將片刻變成永恆的方式,也希望透過這些作品,喚起社會大眾來關注這些岌岌可危的農村、臺灣這片土地的環境。臺中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自103年12月26日起,展出《南風攝影展:台西村的故事》,展覽內容為兩位攝影者:鐘聖雄與許震唐自1988年便開始的「紀實攝影」作品。在來到臺中科博館前,便已在數間大學舉辦過小型展覽,也於2010年出版《南風》攝影集,透過對彰化縣大城鄉台西村的影像紀錄,搭配上簡單文字說明,反映現代農村所面臨的許多問題:人口老化、人口外流、祖孫隔代教養,還有河堤與田埂的水泥化、建設與環境的衝突等等,希望喚起更多人去思考,當我們身為「人」存在於環境時,對於人與環境的互動,之間的平衡點該如何去尋找,以及我們除了在感嘆與同情外,可以採取哪些更具體的行動。

紀實影像的回饋 用鏡頭保護家園   

▲《人與土地》封面

▲《人與土地》封面

紀實攝影,以前俗稱報導攝影,發展初期為臺灣日據時代,紀實攝影具有強烈的人文意象,也對社會充滿關懷以及批判的精神;臺灣便有許多利用寫實影像紀錄來反映社會問題的影像工作者,例如同樣為紀實攝影的信奉者-阮義忠攝影大師,有「臺灣的卡蒂-布列松」之稱。阮大師身為宜蘭農村出身的孩子,對於山的成長經驗特別有感觸,曾於「回家的路上」、「回顧」等攝影展裡,透過黑白寫實影像,紀錄農村生活,反映農村在都市巨獸的吞噬下,漸漸式微的哀傷。其中《人與土地》攝影集裡,集合了他對於農村的影像紀錄,一個在鄉村長大、在都市討生活的農家子弟,透過相機,帶觀者用農村的視線去分析都市的發展,以及對農村造成的壓迫,他也利用這個視角,出版《台北謠言》此一攝影集,描述他身為農家子弟,放眼臺灣急速工業化與都市化下,看著台北為當時變化得最快的都市,除了用影像見證這些臺灣傳統社會結構改變的心路歷程,也透過攝影藝術對自己成長的農村有所回饋,集結審視社會問題的力量。

另一位同樣透過影像關心環境問題的,是攝影家鐘永和先生。鐘永和出身宜蘭,對於歌仔戲別有一番情感,在旅外多年,行走過這麼多城市後,他又回到臺灣這個故鄉,於1980年開始進行一系列名為「鄉城素描」的紀實攝影;他紀錄了關於自己的家鄉「噶瑪蘭」的蹤跡,從採茶人家到古老三合院,也走入繁華都市,紀錄在都市光影下,人們匆匆行走的人生。這系列攝影於1992年第一次展出,之後又持續到2009年,其中經過許多大自然的災害,這些災害皆改變了我們認識的臺灣,他的系列攝影裡,也紀錄了近年臺灣的重大天災,包含1999年的九二一大地震,2000年至2002年的納莉、桃芝風災,以及最近一次的莫拉克八八風災;土地景觀最怕的便是自然災害,他身為熱愛這片土地的攝影家,透過這系列影像,紀錄下臺灣最美和最極端的時刻,讓鏡頭看到的片刻成為歷史裡的永恆,也讓觀者無論有無親身經歷過,皆可感受這片土地的美麗與大自然的震撼。

▲《再現2%的希望與奮鬥》封面

▲《再現2%的希望與奮鬥》封面

 

 

不同於上述用影像關心環境,而是利用影像紀錄來支持弱勢的,便是關曉榮大師。關曉榮大師於1984年發表的<2%的希望與掙扎>,是第一篇以攝影紀實八尺門阿美族漁工生活狀況的作品。這個標題緣起於當時原住民人口僅佔台灣總人口比例的2%左右,八尺門則是基隆八斗子漁港附近的小地名,因為靠近港口而成為漁工的聚居地。基隆市在1950年代因經濟發展而吸引不少阿美族勞工北上求職,其中擔任漁工者便聚居於八尺門一帶。然而,八尺門屬於國有地,其上的原住民部落被視為違章建築,履遭拆遷。「2%的希望與掙扎」此標題突顯少數民族在台灣社會的極端弱勢與困境。關曉榮透過這個題材,重新來到八尺門這個地區,在攝影集《再現2%的希望與奮鬥》裡,用紀實影像反映出都會原住民的變遷與困境,包括居住空間與生存空間問題,以及關於現有原住民政策、土地、經濟、教育與文化等根本的社會問題。

從心跳到磚牆 讓觀者身歷其境

臺中自然科學博物館展出的《南風攝影展:台西村的故事》,是一系列關於彰化台西村的紀實攝影,主要呈現出彰化台西村與六輕工業區隔海相望,在每年南風吹起時,居民的恐懼、以及南風所帶來的有害物質所造成的災害,並且長期拍攝農村居民日常,反映出更多農村所面臨的時代問題。

IMG_5890

▲展場入口處(楊雅淇/攝)

進入展場入口處,設置一面寫著展場介紹的牆,簡單介紹展覽的發想以及想傳達的理念,寫實紀錄六輕進駐後的台西村,在每年南風吹起之際,乘風而來的再也不是稻香,而是從六輕飄來的空氣汙染和有害物質;村民面對六輕的煙囪,除了賠上健康,也面臨作物生長困難的窘境。但再怎麼無奈,為了守護這片從小到大的家,還有這條帶給他們無限生機的濁水溪,他們選擇留下,盼望政府正視這些問題,讓處於弱勢的他們也能有生存的機會。特別的是,這面牆不斷傳出心跳聲,節奏由緩至急,象徵了台西村的農民們,在每年南風即將吹起的時候,不斷祈禱並在心中吶喊的無助。

展場設計採用暗色單一設計,似乎跟農村所面對的灰暗未來不謀而合。展場裡有一面大投影螢幕,播放影片介紹六輕與台西鄉之間的關聯和影響,以及當年沿岸居民進行抗議活動的片段,領頭抗議的人高舉麥克風,她說:「這片西海岸一直以來提供我們吃穿,今天你們帶來建設,卻帶走了我們與這片海岸裡的生物的生存權。」六輕的出現,讓雲林、彰化沿海一代的居民原本最期待的南風,變成活生生的噩夢。

IMG_5892

▲展場照片(楊雅淇/攝)

在走道上有好幾道用掉漆的磚頭砌成的矮牆或者矮房,作為展示照片的展示架;這些磚頭都是來自台西村,那些已經無人問津的殘破瓦礫堆。從展覽的照片可以看到,照片主角清一色都是老人家,偶爾可以看見小孩子的身影,但就是遍尋不著壯年人口的蹤跡。這些都在暗示,除了六輕帶來的問題外,台西村現在也面臨了許多農村共同的問題:人口老化以及人口外流,這些問題並無解決之道,卻更日漸加遽。展場並無特別規劃參觀動線,參觀者可以四處走動、自由觀看,鐘聖雄以及許震唐在長期拍攝的過程裡,曾對幾位老人家進行固定拍攝,在展出的作品裡,便可發現在上一條走道遇見的主角,卻在下一條走道變成遺照,掛在親人家裡的牆上,這些也都在在凸顯出,守護家園的這些老農民終有一天會離開人世,因為六輕帶來的健康威脅,死亡又離他們更進一步,在人口漸漸消失的情況下,會不會有一天,台西村就這樣消失在地圖上了呢?

農村式微之下 濕地被侵略的悲歌

▲展場整體(楊雅淇/攝)

▲展場整體(楊雅淇/攝)

在提到農村的困境之外,展覽也提到一個相當重要的環境議題:濕地的保育。在許多水源豐沛的溪流出海口,例如濁水溪與大甲溪,常會於河流末端形成濕地,除了是孕育野生動植物的重要保壘以外,濕地的存在也能進行生態淨化,更是許多候鳥以及水禽繁殖、遷徙的必經之途;原具有「世界級」保育價值的濁水溪灘地,除了富有生物多樣性外,以前更是鰻苗、烏魚、鰹魚的盛產地,以前常可以看到許多人捕鰻苗貼補家計,但在六輕投產後,因為空氣污染和水質改變,此盛況已經消失。濁水溪在台西村當地被稱為「塞納河」,其充沛的水量建立了沿岸農村的農業基礎,在以前的年代,夕陽西下的時候總會有許多小孩在溪裡玩水抓小魚,到了現代,農村的河堤和田埂皆水泥化,高度比人還高的水泥河堤改變了人與溪的關係,現在的農村已經不復見這一刻光景。而不當的水利措施也導致土壤酸化,這是導致農業衰退的另一大原因。

臺灣曾經經歷過產業結構改變,在那之後除了農村遭受巨變以外,都市也不斷被改變樣貌;為了國家發展,政府大力推動各類建設,但這之中就引發爭議:在建設與生存之間,要如何取得平衡?有建設必定會有犧牲,大家會看到建設、會看到成果,卻總是忽略被犧牲掉的族群,我們應該要去思考,誰被發展了?誰又被犧牲了?這樣會帶來毀面的建設,有沒有其他的替代方案?

在都市快速發展下,只要有發展的地方,政府帶來了建設,卻也帶來了對於健康的毀滅以及當地環境的改變,大家對於弱勢的犧牲感到習以為常,但如同台西村的犧牲,或者是其他農村以及少數族群的犧牲,我們應該聽聽他們的聲音,透過這些影像工作者的記錄,去思考在我們平常看不見的角落裡,在建設與環保之間、人與環境之間,怎麼做才能達到最完美的平衡。

精采絕倫

thumbnail

逢甲商圈車位問題嚴重 iBike是否有助改善

【記者 黃昱傑/台中報導】 台中逢甲大學於2014年7月中設立iBike站點,取代一部分原有的機車停車場,iBike騎士與汽機車、公車並行,使逢甲商圈長年存在的交通與車位問題更顯嚴重。 ...

View more
thumbnail

擁抱山林 原住民部落聯合發展生態旅遊

【記者 黃昱傑/南投報導】 位於南投縣信義鄉的布農族部落,包括雙龍、地利、潭南等,由於位置相近,近幾年計劃合作推廣生態旅遊,結合慶典、當地美食和生活文化,期望更多漢人了解原住民的生產、生活...

View more
thumbnail

房屋違建隱憂多 學生租屋需謹

【記者 李穎霞/台中報導】 由於違建意外頻繁,存在巨大安全隱憂,所以台中市長林佳龍2014年底指示台中市都市發展局優先清查歷年違建舉報狀況,並優先處理嚴重影響公共安全的違建,特別針對「垂直...

View more
thumbnail

協助社區發展 霧太達利計畫投入大學資源

【記者 陳姮惟/台中報導】 塗城公園,水鹿洄游草地市集會場。(攝影/陳姮惟) 台中市大里區曾經是清朝時台灣第六大港,早期居民飼養水鹿,並販售鹿皮到鹿港,但隨著港口的沒落,時代...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