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

當故土唱起驪歌 僅剩廟宇守住共同回憶

作者 : 楊雅淇邱瑀薰 / 發佈日期 : 2016/09/26

【記者 楊雅淇、邱瑀薰/台中報導】

水湳庄,位於水湳經貿園區後的舊空軍營區旁,也是政府都市計畫之第十四期重劃區的一部分。這裡曾經林立著許多舊式眷村矮房,一戶一戶緊緊相鄰,門口的巷弄就是孩子的遊樂場。庄內共有三間廟,分別都有相當濃厚的歷史背景,在第一代先民初來乍到時,便作為當地信仰以及守護神,看著庄內人事物走過這幾百年。這一切,卻在政府開始大量重劃土地、大規模進行水湳地區的土地徵收後,面臨存亡的危機。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認識了林福山,一個守護廟宇的水湳庄人。

從總舖師開始 綁下與廟宇的緣分

已經搬光光的賜安宮。(邱瑀薰/攝)    

 已經搬光光的賜安宮。(邱瑀薰/攝)

賜安宮,庄內最大的宮廟,供奉著三尊神明,伴隨先代拓荒者來到水湳庄,便一直庇祐著這塊土地。幾乎每個下午,都可以看見林福山整理著廟宇內外,或坐在門庭跟鄰居聊天。每逢神明生日、或是特殊節慶,林福山都會舉辦許多辦桌、大拜拜等等,因為廟宇即將在五月底拆除,在這之前得先將神明迎去彰化的宮廟供奉,這便是最近、也是賜安宮最後一次的大拜拜。在林福山回到水湳這個家鄉前,是一個在台中小有名氣的總鋪師,有「福星桌王」這個霸氣的稱號,因為這個工作,林福山的一生,可以說是與廟宇具有相當深厚的淵源。但到近幾年,因為辦桌風氣不再盛行,林福山便乾脆轉型,選擇退居幕後,將營業字號登記為「福星飲食」,開了店面,主要接外燴工作,並交由已考過中餐乙廚證照的二兒子繼續經營,自己則承辦桌椅出租,偶爾也會去外面接一些辦桌的工作。

 

 

回到故土 卻送走了賜安宮

居民都搬離的屋子,僅存曾經的生活遺跡。(邱瑀薰/攝)     

居民都搬離的屋子,僅存曾經的生活遺跡。(邱瑀薰/攝)

退休後,四十幾歲便回到水湳庄,這塊林福山出生的地方。林福山的老母親住在賜安宮旁的宅院,從年輕住到老,包括他在內的三個兒子都勸她搬走,但老母親不要,堅持要住到房子被拆前一刻。為了照顧老母親,他也接著守護這座廟宇,接著卻面臨身為第十四期重劃區的議題。建物雖屬林福山家族的財產,尷尬的是,土地並不是他們的,而這小小一塊地,土地所有權人就有六個,有些甚至已經往生,後代也不在國內,不可能一一去拜託保留。也因為這樣,林福山再努力、再請求都留不住這座廟宇。無論是對林福山一家子,或者是對當地居民而言,一直以來慶祝宗教節慶的場所即將不復存在,街頭巷尾可以歡聚同慶的大拜拜也不會再舉辦了,這是比什麼都還要寂寞難過的事。

 

 

當地自日治時期便存在的百年土地公廟,目前已成功申請保留。(邱瑀薰/攝)

當地自日治時期便存在的百年土地公廟,目前已成功申請保留。(邱瑀薰/攝)

小小的百年土地公 承載大大的歷史記憶

廟宇對許多舊城區而言,往往佔有重要地位,除了是見證當地歷史的最好存證,也是當地信仰中心,更是後代返鄉時聚會敘舊的場所。在水湳庄的入口,三岔路口的中心點,便座落著另外一座土地公廟,這座小小的廟,供奉著全庄最老的土地公神像,後面是三棵陪伴廟宇走過幾百年的大榕樹,可以說是全庄最老、也最無法取代的重要精神中心。而它的背後,也有一段當地居民與政府打的存亡戰故事。

保存之戰不遺餘力 守護信仰中心

林福山回憶道,這個土地宮廟是在最早的移民來到這邊時就蓋好的,之後林福山的阿公在廟宇後面,種下三棵大榕樹的幼苗,經過歲月的栽植,成就現在可供大家在底下乘涼的大樹蔭。有趣的是,土地公廟後有六百坪土地,當初在歸屬土地所有權時,不知道到底要算誰的,既然土地公在這裡了,那所有權人就是「土地公」吧!但畢竟土地公不會說話,也不會寫字,文書證明等還是必須有人代理,因此順勢就出現了「管理員」這位代表。雖然封號是管理員,隨著時間推移,這段歷史也漸漸被淡忘,管理員更自然而然的成為了土地所有者,因為任何文書都簽著他的名字。接下來面臨市地重劃、土地徵收政策,土地公廟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但怎麼可能就任憑政府拆遷、毀損這座重要的歷史建物!因此林福山便率領當地其他忿忿不平的居民,積極送保留聲請公文給政府。

對林福山而言,他的教育程度不高,認識的字也不多,處理公文並不是那麼容易,憑著這股決心和悲憤,還是努力前前後後送了三次公文,三次都失敗收場。因為保留建物的程序上,必須經過「土地所有人」以及「建物所有人」都同意並且請求保留,通過機會才會大。盡管廟宇管理員想簽署同意書,卻因為種種原因阻撓,使得這個保存廟宇的過程並不順利。拆遷的日期逼近,林福山絞盡腦汁、想方設法,終於等到天賜良機,逮住這個大好機會,終於突破重重障礙,成功獲得簽名的同意書。因此在送第四次公文時,終於成功留住這座百年土地公廟、以及身後的三棵大榕樹。

被拆除的房子僅剩這些殘磚廢瓦。(邱瑀薰/攝)

被拆除的房子僅剩這些殘磚廢瓦。(邱瑀薰/攝)

重劃魔爪籠罩 水湳庄一詞成了過去

林福山環望著賜安宮,述說著賜安宮和百年土地公廟的故事,語氣中滿是無奈。身在重劃地區,如果並非持地數甲的大地主,基本上在重劃這件事當中就處於被犧牲掉的對象,隨便踏入一個重劃區,映入眼簾的即是一片片殘磚廢瓦。目前僅剩幾戶,堅持住到六月底拆遷期限前,一部分是林福山的親戚,他們說,以前大家住得很靠近,從小玩到大,自己的小孩們也都是這樣長大的,路口的土地公廟就是大家假日烤肉、玩耍、乘涼的場所。現在政府要把土地收走了,大家被迫放棄自己的故土,四散在外面各地另覓住處。而這些得以保存下來的廟宇,再也不能守護著後代,而是要被許多水泥怪物包圍,看著投資客與建商瓜分著曾經的水湳庄。

精采絕倫

thumbnail

逢甲商圈車位問題嚴重 iBike是否有助改善

【記者 黃昱傑/台中報導】 台中逢甲大學於2014年7月中設立iBike站點,取代一部分原有的機車停車場,iBike騎士與汽機車、公車並行,使逢甲商圈長年存在的交通與車位問題更顯嚴重。 ...

View more
thumbnail

擁抱山林 原住民部落聯合發展生態旅遊

【記者 黃昱傑/南投報導】 位於南投縣信義鄉的布農族部落,包括雙龍、地利、潭南等,由於位置相近,近幾年計劃合作推廣生態旅遊,結合慶典、當地美食和生活文化,期望更多漢人了解原住民的生產、生活...

View more
thumbnail

房屋違建隱憂多 學生租屋需謹

【記者 李穎霞/台中報導】 由於違建意外頻繁,存在巨大安全隱憂,所以台中市長林佳龍2014年底指示台中市都市發展局優先清查歷年違建舉報狀況,並優先處理嚴重影響公共安全的違建,特別針對「垂直...

View more
thumbnail

協助社區發展 霧太達利計畫投入大學資源

【記者 陳姮惟/台中報導】 塗城公園,水鹿洄游草地市集會場。(攝影/陳姮惟) 台中市大里區曾經是清朝時台灣第六大港,早期居民飼養水鹿,並販售鹿皮到鹿港,但隨著港口的沒落,時代...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