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

八十年刻印老店的骨氣 守護文化創新環保

作者 : 陳居賢 / 發佈日期 : 2016/11/03

【記者 陳居賢/台中報導】

IMG_3111

從日治時期到現在,店的位置與路名都沒有換過。(攝影/陳居賢)

一間在老台中市區老路上的一間老店,從1932年日治時期第一代的日本人傳承到現在的第四代,努力守護著珍貴的鐘鼎文,堅持完全手工刻印,把刻印看作是一門藝術而不是技術,也因為關心環保健康,研發出了環保無毒的印泥。

 

哪兒都不去的老店與傳承

雅文齋,一間從日治時期便屹立不搖的印章老店。形容它屹立不搖並不為過,因為這間店的店名、所在位置、地址路名從日據時期到現在沒有變更過。這間店有多老也可從電話號碼得知,他們是全台中第293個有電話號碼的,所以他們的電話是22222293。這間店已傳承四代,第一代是日本人,當時雅文的爺爺在這間店當學徒,拜日本人為師,二次大戰結束,日本師傅要回去日本,雅文的爺爺便提出頂下這間店的意願,於是這間店逃過大時代的影響,存活了下來。

 

呂雅文,雅文齋第四代接班人,從小就跟在爺爺和爸爸姑姑的旁邊,看長輩們刻印章,那時候就立定志向未來要繼承家業。因個性喜歡嘗試,所以有著與傳統刻印章截然不同領域的學歷背景,高雄應用大學電子系畢業,和從小便習得的一手好鋼琴。兩年半前從大學畢業,就開始在雅文齋跟著父親學習。她沒有想過要轉換另外一個領域,因為她對於他們家從爺爺傳下來,所擁有的獨特傳統工藝非常自豪,那就是「鐘鼎文」。

即便呂雅文從小就受到刻鐘鼎文藝術的薰陶,現在學還是不容易(攝影/陳居賢)

即便呂雅文從小就受到刻鐘鼎文藝術的薰陶,現在學還是不容易。(攝影/陳居賢)

鐘鼎文相傳源自於秦朝李斯在鐘鼎上刻的字體,由於經過改朝換代、時間沖刷與在各時期通用字不斷替換,所以很難保留下來,況且還是要能夠在印章上寫反字。因此,呂雅文說,雅文齋堅持完全手工刻印,完全用鐘鼎文刻印,即便現在電子刻印這麼方便普遍且快速,但依舊刻不出字的韻味、感情還有歷史。目前全台中市可以說只有雅文齋能夠刻鐘鼎文,全台也沒有幾間店能有刻鐘鼎文的功夫。雅文笑著說,練習刻鐘鼎文到能刻鐘鼎文,不是一年、兩年的事情,她是從小就被這樣的氛圍環繞,所見所聞都是鐘鼎文,在小時候就打好鐘鼎文的美學基礎,「即便如此,我還是學習得非常辛苦。」呂雅文苦笑著說。

不受時代衝擊影響 堅持手刻立定不搖

唯有用手投注生命力刻印章,才能展現字的韻味與美感(攝影/陳居賢)

唯有用手投注生命力刻印章,才能展現字的韻味與美感。(攝影/陳居賢)

呂雅文說,刻印業受到時代衝擊的影響不大,而是漸漸被電子刻印所取代,不過傳統手工刻印不會受影響。刻印業與一般傳統產業不同的是,會有兩群人支撐著這個產業。一種是對於刻印章沒有特別要求,能夠蓋能夠印就好,沒有特別講究的一群人,那麼這群人就會去快速電子機器刻印;而另外一種是對印鑑,甚至是印章上,字體字形字的韻味和字散發出來的感情都非常講究的一群人,那麼這樣的一群人,就會來找手工刻印。「任何的東西,經過電子,就不可能有感情。就像鋼琴彈出來,可以感覺到生命力,電子琴彈出來就沒有辦法感覺到生命力。刻印章也是一樣,手刻跟機器刻的,生命力跟韻味的表現就差很多了。」呂雅文笑著說。她也發現,現在科技太發達,人們反而越來越想回歸質樸,最純粹有溫度的感覺。

印章印下豪傑與感動

這時,呂雅文拿出一本蓋滿印章的紀念冊子,那些都是雅文齋所刻的印章。這本紀念冊面裡,蓋滿許許多多社會名流、大型企業以及文學名家的刻印,有蔣經國時期的副總統謝東閔,有棒球傳奇王貞治,還有武俠文學大師金墉等等名家的印章。呂雅文還笑說,從冊子中就能看出印章主人的「國籍」,日本人喜歡蓋圓印,而台灣人喜歡蓋方印。然而冊子裡也並非都是社會菁英,冊子裡是爺爺、父親、姑姑覺得自己刻的最好的印章,蓋上去後翻拍的。在翻閱冊子時,呂雅文的父親走到旁邊說:「刻印章很奇妙,刻的不好,可能客人不會很生氣,但是我自己會非常生氣,所以每一個印章,都是投注我很大的心力去刻的。我認為,刻印章不是一門技術,而是一門藝術。」

日本人喜歡圓章,台灣人喜歡方章,從章形便能大概分辨國籍(攝影/陳居賢)

日本人喜歡圓章,台灣人喜歡方章,從章形便能大概分辨國籍。(攝影/陳居賢)

圖為前副總統謝東閔的翻印印章。(攝影/陳居賢)

圖為前副總統謝東閔的翻印印章。(攝影/陳居賢)

百年老店的創新與未來

刻印,是一門藝術,所以呈現印章的方式,也不能對人體有害。雅文齋透過多年努力,研發出無毒環保的印泥。呂雅文說,傳統的印泥是用硃砂也就是用汞去做的,而汞是八大重金屬之一,對人腦的損傷非常大,所以小時候如果小孩發生事情,長輩們會把小孩子的衣服拿去廟裡蓋印章給小孩穿、拿有蓋印章的符,化在水裡給小孩喝,小孩晚上就不會吵了,但這不是由於小孩因為神力的關係變得很乖,而是因為汞影響小孩子的頭腦的緣故。「所以現在有很多的廟宇也注意也發現到這件事,漸漸開始改變或是用我們的印泥。」呂雅文說。

對於雅文齋未來的走向,呂雅文和爸爸都說,他們希望能夠把刻印章與音樂結合在一起,成為一個文藝館。呂雅文本身是鋼琴老師,她說或許以後客人來不一定只能談刻印章的事情,你進門,可能彈一首你最珍貴給你聽,砌一壺茶,大家聊聊天分享彼此的故事、彼此認識,不管對刻印章刻出來的感覺,還是對人生都非常有益處。

精采絕倫

thumbnail

逢甲商圈車位問題嚴重 iBike是否有助改善

【記者 黃昱傑/台中報導】 台中逢甲大學於2014年7月中設立iBike站點,取代一部分原有的機車停車場,iBike騎士與汽機車、公車並行,使逢甲商圈長年存在的交通與車位問題更顯嚴重。 ...

View more
thumbnail

擁抱山林 原住民部落聯合發展生態旅遊

【記者 黃昱傑/南投報導】 位於南投縣信義鄉的布農族部落,包括雙龍、地利、潭南等,由於位置相近,近幾年計劃合作推廣生態旅遊,結合慶典、當地美食和生活文化,期望更多漢人了解原住民的生產、生活...

View more
thumbnail

房屋違建隱憂多 學生租屋需謹

【記者 李穎霞/台中報導】 由於違建意外頻繁,存在巨大安全隱憂,所以台中市長林佳龍2014年底指示台中市都市發展局優先清查歷年違建舉報狀況,並優先處理嚴重影響公共安全的違建,特別針對「垂直...

View more
thumbnail

協助社區發展 霧太達利計畫投入大學資源

【記者 陳姮惟/台中報導】 塗城公園,水鹿洄游草地市集會場。(攝影/陳姮惟) 台中市大里區曾經是清朝時台灣第六大港,早期居民飼養水鹿,並販售鹿皮到鹿港,但隨著港口的沒落,時代...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