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image image
:::

「享實做樂」共享空間產生化學作用

作者 : 謝懷萱 / 發佈日期 : 2016/09/27

青少年創業已在這個世紀成為主流,有的人自己批貨銷售與其他商家不同的商品也有人選擇開一家店。當你漫步在台中,幾乎兩三步都可見一間獨具風味的小店。曾經遠見雜誌和痞客幫合作進行調查發現台中市獲選為全台灣最適合創業縣市的冠軍。在台中這塊如此適合孕育的土地上,「享實做樂」希望鼓勵更多的青年為自己工作也為這塊土地工作,一個專門為了工作而生的複合空間就在台中的龍井誕生。創辦人謝昆霖選擇了這個地點,他說原因很簡單,因為市區取得資源一定最方便,相對的海線就不盡然。

 

由老屋改建而成的「享實做樂」(圖/謝懷萱)

由老屋改建而成的「享實做樂」(圖/謝懷萱)

門口樓層示意圖(攝影/謝懷萱)

門口樓層示意圖(攝影/謝懷萱)

 

「提供容器製造養分 相互得利」

「享受實在做事的快樂」便是這個店名的開始,以解決問題為核心上下發展出一樓為咖啡廳,地下一樓是展演空間,而二、三樓分別是共用工作室(Co-working Studio)及創作工廠。這種垂直流動的概念源自於謝昆霖對柏林的Betahaus的研究。Betahaus是一種共享空間的概念,在工作室裡永遠有著未完成的東西,大家一起透過空間的集合激盪出更多不同的火花。享實做樂透過一樓的經營收入及出租空間的利潤來支撐整個整體空間的費用,在這個地方你可以明顯感受到能量的循環。當你製作出一個成品需要透過展演才能知道成效時都可以在這個空間裡一次完成。這就好比是一個培養皿,當裡面的種子發芽時是比可以提供更多的獲益及能量在其他地方。

 

「當別人來敲門 我們只需張開雙手擁抱」

如果每個社區都是一個培養皿,每個地方都具有不同營養價值的土壤,那該放入什麼種子進行培育呢?在享實做樂裡他們選擇了張開雙手擁抱各種不同的顧客成為自己的種子,並且提供空間讓他們恣意成長茁壯。

享實做樂創辦人謝昆霖(圖/謝懷萱)

享實做樂創辦人謝昆霖(圖/謝懷萱)

結合當地社區帶動經濟發展,是一間店或一個創作最希望達到的效果,但享實做樂卻不是完全如此。他們認為讓這個共享空間結合社區是一種「緣分」,他們不強求卻也不吝嗇。當人家來敲門我們只需張開雙手擁抱,這個溫暖的概念就在謝昆霖心中萌芽。他舉例家扶基金會在咖啡廳寄賣手工編織包,但媽媽們不懂得何謂市場因此銷路不佳,這時便產生了一種緣份。在這個空間裡,有為了不同目的而來的人,而對家扶的編織包感興趣的每一分子就可以集結起來一起探討如何解決寄賣獲利問題,因此便發想出了結合課程。讓民眾有機會參與編織包包的樂趣,了解製作的過程甚至是引發興趣。

共享空間就是這樣子的一個容器,當要做一件事情的時候,提供一個平台。以享實做樂所關心的三個面向來說,環境、服務與文化,要如何把概念在這個地方實現,便帶出了解決問題是無法靠單打獨鬥而完成的,因此需要集結人力。

謝昆霖當場發想一個關於解決空氣汙染問題的有趣例子。因為空氣汙染的問題越來越嚴重,尤其台中大肚一帶更是工業發展重地。如果我們可以開發一個空屋偵測器,把技術開源到台灣各個角落,並且有人可以架設網站提供資訊,各個地方都組成追查汙染的志工小隊,那麼空汙偵測值絕對比官方的還要精準。從這邊一種由下而上的人人一起踏步向前的衝勁在我們的脈動裡鼓舞著,很深層也很急切,因為這正是現今社會所缺乏的。

3D列印機(圖/謝懷萱)

3D列印機(圖/謝懷萱)

B1可容納百人演講的展演空間(圖/謝懷萱)

B1可容納百人演講的展演空間(圖/謝懷萱)

 

「創辦人是接線生 集線器的概念」

當每個人一起為同一件事情努力時,那種效應之大令人難以預估。享實做樂以一個集線器(hub)的概念和我們說明為何不設限進駐者的工作性質,前幾天有一群人從台北下來本來是為了談咖啡廳菜單打樣的事情卻因此碰上了在這邊的進駐者張茂松。張茂松是一位因為在享實做樂舉辦過3D列印課程而因此想在這裡開始做大型輸出的人,在這邊每個人都是因為不同目的而來,產生了不同的結果,就像是誰也沒想到因為上了一堂課而從此在這裡扎根開始了另一段不同的旅程。而那群台北人也因被3D列印所吸引而多待了兩個小時,誰知道是不是因此又是一件案子的萌芽呢?有鑒於此,未來謝昆霖想放一種關於人脈網絡的機制在網站上(或填資料欄位中),讓人更迅速地知道身旁的人是誰,使來這邊的每個人有更多互相產生連結的機會。

 

2F工作室(圖/謝懷萱)

2F工作室(圖/謝懷萱)

 

「網路使連結不設限」

因此網路時代使得享實做樂這種共享空間成為一種工具。既然人與人間產生連結會發生如此不同的排列組合效應,那麼不在市區設點的享實做樂不就難以達成效果嗎?雖然享實做樂的地點並非在市中心,但是在網路盛行的時代世界早已變成地球村是個不爭的事實,因此在家工作必然成為未來趨勢。大家對於自己土生土長的家鄉一定最為熟悉,這是每個人都具有的優勢。「沒在問題裡,無法解決問題」,謝昆霖用堅定的眼神說。當一個人離鄉背井想做的工作或調查與自己經歷相距甚遠,勢必比不上當地人來得熟悉與得心應手,倘若每人能夠突破地點的侷限,透過網路更深刻地去接近問題本身的所在而非在異地假想,那麼便能越快速取得素材並解決問題。

團隊討論(圖/謝懷萱)

團隊討論(圖/謝懷萱)

 

 

「有價的空間只為無價的概念存在 」

如何讓更多人知道你在做什麼是主要目的,而共享空間就只是單純提供一個平台。因為我們或許可以透過網路去集結各種對同一議題有興趣的人,但總有一時一刻是需要面對面談事情的。所以謝昆霖從來都沒有把焦點放在空間,因為他始終認為工具是什麼不等於問題所在,重要的是意義。若台灣各地都可以有一個這樣的共享空間那麼,那麼就等於更多人在解決各式各樣不同的問題。

 

8

1F咖啡廳(圖/謝懷萱)

在台灣的教育裡,實作課程早已被拿掉許多。但亙古至今不變的道理都是「大家願意一起做的時候,問題都不是問題」,但問題來了,該如何讓大家願意做?因此在空間裡舉辦課程就很重要。除了多少配合營收外,以課程去訓練、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進而去誘發人人都有的求知慾、去開啟每個人願意動手解決問題的動力。由下到上的流動至此展開。課程可以由淺入深、由小至大,這就好比另類的教育手法,但當我們願意面對解決問題這件事的時候,就會開始集思廣益怎麼解決,有了方法便會知道動手做很重要。

 

 

「適性發展 量身打造適合台灣的共享空間」

門板後的塗鴉(圖/謝懷萱)

門板後的塗鴉(圖/謝懷萱)

 

謝昆霖說他研究了柏林的BETAHAUS後,找到了它的運作邏輯,瞭解概念後便開始尋找自己的方法。這種想法其實是台灣一直所缺乏的,例如台灣很多建築可能參考歐美卻沒考慮到氣候問題,因而造成容易曝曬等。所以因地制宜是很重要的。如何灌輸台灣人對共享空間的想法以及該如何以自身行動為人人具備的一項利器都是必須經歷的課題。儘管享實做樂的營運現今仍是靠禾方設計作為背景,但佐以咖啡店及課程的營收,相信集結更多人的力量可以創造出更多不同的風景,我們也更能展望不同的化學效應在這個空間裡面,甚至是期許台灣各地可以有更多共享空間,因為這代表了有更多人需要面對面集結起來一起面對問題。有一個就有兩個,到十個或是一千個,那個時候問題還會有那麼被空談嗎?我想,這是一個相互精進的概念。

享實做樂的LOGO(圖/謝懷萱)

享實做樂的LOGO(圖/謝懷萱)

 

 

 

「行動力雖然無形卻更勝有形空間」

如果我們把每個問題剖析成四個面向,對現象的闡述與解釋、分析與批判,那麼動手做即是一個最佳的方法。這種共享空間透過一個空間集合各式各樣的人供給四面八方而來的各種專長,並且藉此開源,使人人可以在享實做樂迸發出不同的化學作用,結合出不同的成果。透過付出得到更大的效益,完全符合了謝昆霖說的理念:想用資本主義的工具做社會主義的事情。

置物櫃出租(圖/謝懷萱)

置物櫃出租(圖/謝懷萱)

如同享實做樂的創辦人謝昆霖所提到的,大家來不來享實做樂不重要,重要的是知道這個共享空間的概念。當一個人發起想要解決問題的意念並結合了志同道合的一群人,哪怕這個問題是細微如羽或是重如山,關鍵在於人願意踏出原有的舒適安逸的圈子,去面對問題的存在進而探討分析,並且動手解決,這就是社會進化的開始。

我們都很清楚地知道,台灣並不會因為台中的享實做樂而突然有了大的改革,但是我們卻可以相信台灣若能遍佈許多如同享實做樂這樣概念的空間,那未來一定有更多更精采的風景辯證著空間存在的意義便是解決問題的所在。

具巧思的擺設(圖/謝懷萱)

具巧思的擺設(圖/謝懷萱)

精采絕倫

thumbnail

逢甲商圈車位問題嚴重 iBike是否有助改善

【記者 黃昱傑/台中報導】 台中逢甲大學於2014年7月中設立iBike站點,取代一部分原有的機車停車場,iBike騎士與汽機車、公車並行,使逢甲商圈長年存在的交通與車位問題更顯嚴重。 ...

View more
thumbnail

擁抱山林 原住民部落聯合發展生態旅遊

【記者 黃昱傑/南投報導】 位於南投縣信義鄉的布農族部落,包括雙龍、地利、潭南等,由於位置相近,近幾年計劃合作推廣生態旅遊,結合慶典、當地美食和生活文化,期望更多漢人了解原住民的生產、生活...

View more
thumbnail

房屋違建隱憂多 學生租屋需謹

【記者 李穎霞/台中報導】 由於違建意外頻繁,存在巨大安全隱憂,所以台中市長林佳龍2014年底指示台中市都市發展局優先清查歷年違建舉報狀況,並優先處理嚴重影響公共安全的違建,特別針對「垂直...

View more
thumbnail

協助社區發展 霧太達利計畫投入大學資源

【記者 陳姮惟/台中報導】 塗城公園,水鹿洄游草地市集會場。(攝影/陳姮惟) 台中市大里區曾經是清朝時台灣第六大港,早期居民飼養水鹿,並販售鹿皮到鹿港,但隨著港口的沒落,時代...

View more